云计算行业正在进入病态竞争

作为云计算行业中一名小小的创业者,从早年开始,我就已经把ucloud、青云当做是云计算行业中的创业先锋,它们就像精神领袖一样存在我的意识里。

2020年1月20日,主营公有云的ucloud正式登录科创板,兴奋之余,业绩却从上市前的盈利转眼变为巨亏3.41亿元。无独有偶,2021年3月16日,主营私有云的青云也正式登录科创板,从青云的招股书透露的信息来看,此次上市对于青云的重要性远超过一般上市企业,如果没能上市,青云可能很快就会面临现金流断裂的局面。

可能有人会疑惑,云计算行业的规模不是正在大幅增长?为何创业先行者们都在亏损?

这个答案就是价格战。

国内云计算行业的价格战有多严重?看看近5年的价格。

5年前,当时市面上主流云厂商推出的配置为1核1G1M的云服务器要500~600元1年,3年前,同样配置只需要一半的价格,而到了2019年,这个价格变成了不到100元,而现在,只需要50~60元。5年时间,十分之一的价格,降价幅度让人瞠目结舌。

如此幅度的降价难道是来自于云厂商的产品成本大幅下降?

我们先来分析下云计算行业的成本结构。

云厂商的产品都产生于数据中心(机房),数据中心费用支出在云厂商的营业成本中占比最大,主要包括三个部分:电力机柜成本、服务器和网络设备硬件成本、网络带宽成本。根据一般IDC企业的情况,我大致预估这三者的比例为 3 : 1 : 3,其中硬件成本是最小的。其中机柜和电力成本肯定是逐年上升,这非常好理解,机柜占用的是数据中心的物理空间,本质上就是楼房租金成本,同样一个机柜,五年前肯定是更便宜的,而五年间电价是基本没有什么涨跌空间,假设机柜和电力耗用不变,电力机柜部分的成本端是上升的,但一般厂商无论是自建数据中心还是租用机柜,价格在机柜交付初期就基本都已固定,涨价可能性较小,且涨幅空间非常有限,可忽略不计。云厂商大约每五年需要更替一次服务器和网络设备硬件,因为在提供相同的性能(单位性能,即单位计算和存储性能)的条件下,新硬件消耗的电力和占用机柜空间资源要比五年前的旧硬件小很多,新硬件的单位性能配置的电力机柜成本降幅可达约30%,更换硬件明显是更划算的。不仅如此,在同样的体积和同样的耗电能力下,新一代硬件总是有更大的容量、更强的计算力,更大的内存,单位性能配置的硬件综合购买成本也是下降的,5年降幅可达约40%。数据中心的网络成本主要是带宽成本,而数据中心使用的是商业带宽,国内的商业带宽掌握在三大网手里,仅民用带宽有较大降幅,而商业带宽的降价幅度几乎可以忽略。

5年时间,云产品的单位性能电力机柜成本下降30%,硬件成本下降40%,网络成本几乎持平,这样计算下来,同配置的云产品5年间综合成本下降20%,远达不到云厂商90%的降幅。

难道是随着厂商规模扩大,边际成本降低导致?

云厂商还有哪些成本,哪些方面会降低云厂商的边际成本?

作为云厂商,销售成本、人工和研发成本,也是两项不小的开支。

销售成本主要是推广获客成本,即成交一个客户需要花多少钱。假设在一个非充分竞争的市场,潜在客户量巨大,销售成本从早期到发展到一定阶段都会很平稳,当随着厂商规模的不断扩大,市场潜在客户开始减少,销售成本将会经历一个曲线上升的阶段,当达到一定规模时,获客开始平衡,销售成本即达到一定高度不再增长。这是理想的市场,在现实中,一个行业开始热门,会有越来也多的企业开始加入,竞争会加剧,会大大加速潜在客户减少、获客成本提升的阶段的来临,也就是说,从这一方面考虑,销售成本是一个上涨的过程。但我们也不能忽视企业的品牌效应,企业品牌在经营过程中,会积剧越来越大的知名度,随着品牌力度的提升,潜在客户会对品牌产生信赖度,这一方面可以发挥边际效应,在一定程度上,能降低销售成本。此消彼长,那销售成本到底是怎么变化的?这个其实很难判断,只能根据以上两个因素在行业的实际发展过程中给评估,根据云厂商的激烈降价行为,再结合已上市云厂商的财报分析得出,云厂商的综合销售成本是上涨的,只不过这里的上涨幅度不同,大厂商例如阿里云、腾讯云的销售成本上涨幅度肯定比中小厂商要小。

人工和研发成本,这里指的是成功交付一个产品需要摊多少人工和研发费用。一般而言,随着企业规模的不断扩大,人工和研发成本大致是呈现下降趋势的,这是很多行业降低边际成本的一个方面。

上升的销售成本、下降的人工和研发成本,那最终边际成本是上升了还是下降了?

这还是得根据具体行业中企业的经营现状来分析,云厂商为了快速跑马圈地,实现更大的销售额,往往会不遗余力地加大市场推广,销售规模快速增长,销售成本会大幅推高。IT行业的人工和研发成本虽然也会提高,但研发成果就像可批量复制的资产一样,人工成本增长到一定程度后就增长很慢了,而此时销售规模的快速增长,导致人工成本的占比会越来越小,因此我认为人工和研发成本的边际成本降幅要原低于销售成本的增幅,且在市场快速增长期,两者的规模差距会越来越大,最终边际成本并未下降反而是上升。尤其是对于中小厂商,受限于品牌信赖度较低,其销售成本上升幅度会更大,而人工和研发成本却受限于规模较小,产生的边际效应降幅更小,简而言之,大厂商的成本占比在扩大,毛利率在下降,而中小厂商则下降得更严重。

事实上也是如此,青云的毛利润都是负的!

持续的亏损,甚至部分中小云厂商出现负毛利润,那为何大家要抢破头也要圈用户?

这就跟昔日的百团大战一样,也许这样对比还不够准确,去年被国家叫停的社区团购大家应该还记得,云计算和社区团购两者似乎很相似,都是低于成本价的垄断思路。

今天,阿里腾讯,已俨然成为了国内一股特殊的资本力量,每当看中一个行业后,就会使用一个秘诀,砸钱,用绝对低价、足够长的时间,把竞争对手通通耗死。而其中的中小企业则陷入了两难的境地,继续做下去,就大概率要准备接受长时间的亏损,甚至资金链断裂,不做下去,那就早点关门,巨头垄断时代就提前到来。

事实上,云厂商正在一批一批地倒闭,2019年,美团云和苏宁云宣布停止运营,烧钱烧不下去了,连实力强大的美团和苏宁都做不下去,想象一下其他中小厂商吧。

在任何行业,尤其是在科技行业,大企业应该靠技术研发实力取胜,靠产品品质、产品体验服务来持续输出价值,从而赢得市场竞争,这是价值战而如今国内的一些行业,巨头们正在靠着资本实力主导着一场又一场低价竞争,用远低于成本的价格,期望垄断一切能垄断的行业。

去年新冠疫情期间,阿里、腾讯纷纷高调宣布未来几年继续向云服务市场投入数千亿元,还是熟悉的配方,网络上充斥着溢美之词,认为这就是中国的云计算,充满奋斗的力量。

这真的是力量吗?